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诗歌大全 >正文

美文赏析:剩下的事情文学小说www.hlmsw.cn,春晚微博,机械板块,射到丝袜上,插头英文,平仓盈亏

时间2021-04-05 来源:搜客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作者:刘亮程

  他们都回去了,我一个人留在野地上,看守麦垛。得有一个月时间,他们才能忙完村里的活儿,腾出手回来打麦子。野地离村子有大半天的路,也就是说,一个人不能在一天内往返一次野地。这是大概两天的路程,你硬要一天走完,说不定你走到什么地方,天突然黑了,剩下的路可就不好走了。谁都不想走到最后,剩下一截子黑路。是不是。

文学网

  紧张的麦收结束了。同样的劳动,又在其他什么地方重新开始,这我能想得出。我知道村庄周围有几块地。他们给我留下够吃一个月的面和米,留下不够炒两顿菜的小半瓶清油。给我安排活儿的人,临走时又追加了一句:别老闲着望天,看有没有剩下的活儿,主动干干。 wWw.hlmsw.cn

  第二天,我在麦茬地走了一圈,发现好多活儿没有干完,麦子没割完,麦捆没有拉完。可是麦收结束了,人都回去了。

www.hlmsw.Cn

  在麦地南边,扔着一大捆麦子。显然是拉麦捆的人故意漏装的。地西头则整齐地长着半垄麦子。即使割完的麦垄,也在最后剩下那么一两镰,不好看地长在那里。似乎人干到最后已没有一丝耐心和力气。

wwW.hlmsw.cn

  我能想到这个剩下半垄麦子的人,肯定是最后一个离开地头的。在那个下午的斜阳里,没割倒的半垄麦子,一直望着扔下它们的那个人,走到麦地另一头,走进或蹲或站的一堆人里,再也认不出来。 wWw.hlmsw.cn

  麦地太大,从一头几乎望不到另一头。割麦的人一人把一垄,不抬头地往前赶,一直割到天色渐晚,割到四周没有了镰声,抬起头,发现其他人早割完回去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了,剩下他孤零零的一垄。他有点急了,弯下腰猛割几镰,又茫然地停住,地里没一个人。干没干完都没人管了。没人知道他没干完,也没人知道他干完了。验收这件事的人回去了。他一下泄了气,瘫坐在麦茬上,愣了会儿神:球,不干了。 www.hlmsw.Cn

  我或许能查出这个活儿没干完的人。

www.hlmSw.cn

  我已经知道他是谁。

www.hlmsw.Cn

  但我不能把他喊回来,把剩下的麦子割完。这件事已经结束,更紧迫的劳动在别处开始。剩下的事情不再重要。

WWW.HLMSW.CN 文学网

  以后几天,我干着许多人干剩下的事情。一个人在空荡荡的麦地里转来转去。我想许多轰轰烈烈的大事之后,都会有一个收尾的人,他远远地跟在人们后头,干着他们自以为干完的事情。许多事情都一样,开始干的人很多,到了最后,便成了某一个人的。

  随着剩下的事情一点一点地干完,莫名的空虚感开始笼罩草棚。活儿干完了,镰刀和铁锨扔到一边。孤单成了一件事情。寂寞和恐惧成了一件大事情。

HLMSW.CN

  我第一次感到自己是一个,而它们――成群的、连片的、成堆的对着我。我的群落在几十里外的黄沙梁村里。此时此刻,我的村民帮不了我,朋友和亲人帮不了我。 wwW.hlmsw.cn

  我的寂寞和恐惧是从村里带来的。 WWW.HLMSW.CN

癫闲病吃什么药比较好

  每个人最后都是独自面对剩下的寂寞和恐惧,无论在人群中还是在荒野上。那是他一个人的。

WWW.HLMSW.CN 文学网

  就像一粒虫、一棵草,在它浩荡的群落中孤单地面对自己的那份欢乐和痛苦。其他的虫草不知道。 www.hlmsw.cn 文学网

  一棵树枯死了,提前进入了比生更漫长的无花无叶的枯木期。其他的树还活着,枝繁叶茂。阳光照在绿叶上,也照在一棵枯树上。我们看不见一棵枯树在阳光中生长着什么。它埋在地深处的根在向什么地方延伸。死亡以后的事情,我们不知道。首页12末页共2页

www.hlmsw.Cn

  一个人死了,我们把它搁过去――埋掉。

  我们在坟墓旁边往下活。活着活着,就会觉得不对劲:这条路是谁留下的,那件事谁做过了,这句话谁说过,那个女人谁爱过…… hlmsw.cn 文学网

  我在村人中生活了几十年,什么事都经过了,再呆下去,也不会有啥新鲜事。剩下的几十年,我想在花草中度过,在虫鸟水土中度过。我不知道这样行不行,或许村里人会把我喊回去,让我娶个女人生养孩子。让我翻地,种下一年的麦子。他们不会让我闲下来,他们必做的事情,也必然是我的事情。他们不会知道,在我心中,这些事情早就结束了。 www.hlmsw.Cn

  如果我还有什么剩下要做的事情,那就是一棵草的事情,一粒虫的事情,一片云的事情。

  我在野地上还有十几天时间,也可能更长。我正好远离村人,做点自己的事情。 癫痫病治疗费用是多少t845">www.hlmsW.cn

  (节选自刘亮程《一个人的村庄》,春风文艺出版社) www.hlMsw.cn

  精读 WWW.HLMSW.CN 文学网

  紧张的麦收结束了,但麦地里的劳动生活并未就此画上句号,反而向“我”敞开了一个“剩下的”世界。刘亮程以近乎漫不经心的语调,不动声色地将人们的目光吸聚于一种习焉不察的生活状态。用那个派活者的话说,即“别老闲着望天,看有没有剩下的活儿,主动干干”。也就是说,这个“剩下的”世界可大可小,全看自己开拓,但无论如何,它始终顽固地存在着。

  作者虽然“发现好多活儿没有干完”,但着力用墨的也只有一处――没有割完的麦子。“地西头则整齐地长着半垄麦子。即使割完的麦垄,也在最后剩下那么一两镰,不好看地长在那里。”作者据此想象当时最后一个离开地头的人割麦的情景,颇有意思。这个过程虽是虚写,却十分逼真地传达出农人劳作终了时的孤寂感。“在那个下午的斜阳里,没割倒的半垄麦子,一直望着扔下它们的那个人,走到麦地另一头,走进或蹲或站的一堆人里,再也认不出来。”作者不说人望着麦子,反道麦子望着人,在巧妙的视角倒置中突出了人对被孤立的极度不安。 WWW.HLMSW.CN

  有了如此充足的蓄势之后,“我”的处境便明朗了:在众人纷纷逃离麦地之际,“我”被迫直面一段空荡荡的时空。不过,作者的叙述语调依然淡定,“剩下的事情不再重要”,而“我干着许多人干剩下的事情”,颇有顺命的意味。“许多事情都一样,开始干的人很多,到了最后,便成了某一个人的”,由拾掇麦地扩展至整个生活世界,显示出文本的象征力量,赋予“收尾的人”以最后担当者的悲怆感。

www.hLm癫痫是怎么引起的sw.cn

  随着麦地里的具体事务一点一滴地做完,“剩下的事情”便由有形转变为无形,“孤单成了一件事情”,“寂寞和恐惧成了一件大事情”。这样,原本空荡荡的时空更显虚无了。为使此种情感具象化,作者别出心裁地将人与物高度等位化:“我第一次感到自己是一个,而它们――成群的、连片的、成堆的对着我。”个体与群体的对峙,两者数量越是悬殊,个体的孤寂状态就越显触目惊心。更致命的是,“就像一粒虫、一棵草,在它浩荡的群落中孤单地面对自己的那份欢乐和痛苦”,而“其他的虫草不知道”,每个人的孤寂也是独属的,自知的,他人无能为力的。于此,刘亮程隐隐地触及了人类某些根本性的生存体验,流露出一种根植于天命的无助感。

Www.hlmsw.cn

  毫无疑问,孤独的极致便是死亡。作者接着从树的荣枯交替写到人的生死相承,虽然牵涉己身,却无明显的情感呈现,既未显露伤感,也难说透着达观。他似乎只是在客观地陈述生命与时间的冲突,一任天地万物默默地承受于其间。但不知怎的,作者说人“活着活着,就会觉得不对劲”,然后连举四例,透露出一种“活着”的困惑。往深处说,这处情感节点是对生死相承的接替模式和日复一日的生命状态的反思,弥散着生存的荒诞感。作者仿佛在问:“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人们到底想干什么呢?”“我”在村里生活了几十年,村里人的生活可以在“我”的心里推演,于是跟着他们去做所谓必做的事情,便丧失了意义。这样,对作者来说,“剩下的事情”又变成了“在花草中度过,在虫鸟水土中度过”,显示出一种摆脱固有生活模式的努力。这便是刘亮程的文字――日常,简单,纯净,玄远。读着读着,它会把你带远,带进内心,带向别一世界。(文晖) WWW.HLMSW.CN 文学网

  Www.hlmsw.cn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