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散文精选 >正文

和它们在一起的日子<6>男人与骑马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搜客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男人与骑马

骑马,可以改变人的性格,我一直这么以为。

小时候的我是一个地面上有一滩水都不敢趟过的,即使在水滩那边如何鼓励,穿着雨鞋的我最终会绕投入父亲的怀抱。好奇好动、无所顾忌应该是所有孩子的天性,可我怎么没有呢?胆小懦弱的性格使我成了一个见人退缩、循规蹈矩、木讷听话的孩子。

这种懦弱性格的变化源于一生中的第一次骑马。

文革期间的一亇季,父亲被打成走资派被发配在医院马厩喂马,每天都会给马套上爬犁去河边给食堂拉水。晚上,七、八岁的我常随父亲起去给马喂饲料。这是一匹从马群淘汰下来的灰黄色的老马,是父亲给我朗诵的臧克家笔下的老马,任劳任怨、。有人给它喂草,它就会用头紧贴着你的衣襟嗅着你的脸和手,以表示之情。几个月后,我们彼此熟悉对方的气息和声音。一次拉完水后要去溜马,父亲把缰绳交到了我的手中。在父亲一遍遍的鼓励下,我终于在父亲的帮助下小心翼翼地骑上了马背,俯着身牢牢地抱住马鞍,两腿紧紧夹住马肚,生怕摔下来。老马太熟悉我了,熟悉得都不忍心跑起来,生怕惊着了的。

马在野中缓缓前行,我紧张兴奋的慢慢地放松下来了,便鼓足勇气试着两脚在马肚上一磕,马便轻快地跑了起来,马蹄踏在浅浅松软的雪上发出悦耳的沙沙的声响,马呼出的暖烘烘的气息悠悠地泌入我的心脾。连绵起伏的雪山横亘在浩头部摔伤会引发癫娴吗大空旷的草原南部,如雪域高原上流动的波涛,直插云霄的“天山之父”汗腾格里峰和托木尔峰耸立于十几座6000多米高的群峰之间,云雾缭绕气势恽宏,洁白深邃神秘诱人,偶尔一只鹰在远空翱翔,一种心旷神怡、豪情英雄的感觉渐渐弥漫全身。父亲天天晚上讲的三国英雄不正是这样吗?骑着骏马,手臂一挥,率领千军万马驰骋沙场。于是学着英雄的样子挺起小胸膛,呐喊一声,小手臂高举马鞭一挥,老马象是明白了小主人的意思飞奔而去。那感觉真是太爽了!( 网:www.sanwen.net )

马跑得大汗淋漓,回来后让父亲一顿臭训。革命的马让走资派的狗崽子骑成这样那不是找死呀!从这以后,父亲再没让我骑马,但我却有了收获,七八岁就能骑着马狂奔,这让我成了一群小崇拜的首领。“我都骑过马我还怕谁?”,脸上很长一段都挂着与自豪,连父亲也诧异于我性格的变化。

第二次骑马是我一生中无比的荣耀。

刚半年,就被团场抽调到工作组去地方特克斯县二公社二大队二小队工作,与队长哈孜成为了好朋友,也让我有幸见到了由汉武帝赐名“天马”的乌孙马的后裔——一匹枣红色的纯种伊犁马。它四肢肌肉强壮凸显,野性的力量仿佛要爆裂出来,黑色的马鬃从脖颈倾泻下来,显示着性格的激越癫痫病哪个医院治得好和挑战的力度,浑身油亮的皮毛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迷人的光芒。哈孜队长自豪地告诉我,这是自家马群中通过撕咬追逐争群自然胜出的“马群首领”,在伊犁地区赛马会上获得3000米第二名,仅输给部队军马半个头位,我便跃跃欲试了。哈孜用怀疑的眼光盯着我,仿佛在说这可是一匹一般人不敢骑的快得如风的烈马。不过看到我不顾一切的样子,哈孜还是答应了。

这是一匹野性十足具有赛马气质又保持其桀骜野性的烈马。刚跨上马背,马在原地打了个圈,就迫不及待箭一般地飞了出去,任我拼命往后拉缰绳想迫使它放慢速度,马仍倔强地低着头往前冲,大有一股绝不给对手机会赶上的气势,我无奈地只能信马由缰了,惹得村里的们一阵惊叫,一大群哈萨克牧民则兴奋地大呼小叫策马追赶。

远方的景物迎面扑来迅疾掠去,耳边的风呼呼作响。雪原上群马驰骋浩浩荡荡,你追我赶前呼后应。牧民的呐喊、烈马的嘶鸣在雪野上汇成声音的风暴,无数马蹄腾起的层层雪浪如海潮般翻滚而来,腾起在骑手们周围的雪雾在的照射下变幻着缤纷的色彩,这是一幅何等动人心魄、豪迈壮阔的场面啊!一种壮怀激烈的豪情从胸膛喷发出来,仿佛正率领着千军万马驰骋沙场,如秦始皇兵马车阵般地威武雄壮,如唐太宗六骏腾飞般地雄姿烈性,如成吉思汗威风铁骑般地横扫千里,如黄昏醉酒牧民东倒西歪纵马狂奔般地惊心动魄!壮阔的历史哺育了多少叱咤风云、成就辉煌的烈马与英遗传性癫痫病有希望治好吗雄。他们互为映衬、相得益彰,名垂千古,威名传扬。烈马桀骜不驯的性格、自由奔腾的大气、驰骋千里的韧劲、舍我其谁的雄心无时无刻不在感染着骑马的男人,而男人的血性又充分发挥着烈马的天性。这次骑马,让我的深深地被震撼着,骑马当如此,男人当如此,当如此!

做老师后,每次家访,家里有骏马的学生总会问:“老师,骑马吗?这可是一匹烈马啊!”言语中无不流露着自豪。那种跑就要跑在前头的烈马气质在日常、学习和工作中,在学生身上也表现得淋漓尽致。

“该去看望咱们调走的班主任啦!”一句话,只身的、结伴的,男的、女的二话不说,抽出空闲万里迢迢来山东看我,住一两宿便又匆匆赶回。这正是九十年代初期,万里路程交通不便在他们眼里竟如此简单容易,让我这里的师生几乎是目瞪口呆难以理解。这样一批充满着自信无畏驰骋千里闯天下的人也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渴求的。去年回疆,看到这批学生几乎都成了所在行业的“领头马”,出息得让人羡慕。

诚然,马背英雄早已事过境迁成为历史的回响,但英雄的血性却是我们这个民族万万不可抛弃的。新的时代需要把这种血性衍化成民族精神:需要一大批有血性思考的人,去反思过去,担当现在,辉煌未来;需要一大批不畏艰难、不惧打击报复的人,去伸张正义维护公平。有血性的人是民族的脊梁,有血性思考的民族才是强大的。当我们阿意奉承心计多端功利熏心谎话治癫痫的办法连篇时,当我们忍辱负重息事宁人只求平安无事时,当我们身居世外自命清高以陶渊明自居时,当我们圆滑世故一副哲人范地嘲笑着正直的幼稚与浅薄时,这让愈来愈少的有血性思考的人陷入“天下英雄无敌手,拔剑回顾心茫然”的困境,中华民族何以在这危机四伏的竞争世界立足?

一次,去新疆天池游玩,见一匹马站在湖边的礁石上招揽生意。有游客骑马拍照时,那马便昂首挺胸神韵毕现,游客一下马,那马便垂下头来无精打采呆立不动,我的心顿时涌起一股悲哀。马主人说:“这是家里马群中最老实听话最挣钱的马,以后要靠它的基因遗传繁衍一批听话老实的马来挣大钱,桀傲不驯的马没人敢骑咋挣钱呀?”想想也是,澳洲的牧马人不也是将大批的烈马杀掉,只留下那些老实的马来繁衍后代或培训成赛马吗?这恐怕就是马种退化的原因。大千世界的生存法则,凡生物种群内部必有竞争,优胜劣汰,以保持自我种群的繁衍与辉煌,而人何以却偏要自毁生存法则?

骑马拍照的人“秀”了一把“马背英雄”的风采,可怜的马儿“秀”了一把骏马的雄姿,主人则喜滋滋地赚到了大把大把的金钱。主人庸马,庸马喜作“秀”。无数次的“秀 一把”, 就会“秀”失了烈马的雄性,就会“秀”失了一个民族几千年沉淀下来的血性品质。

我固执的认为:骑这种马的人是要精神阳痿的。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