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情感日志 >正文

武林生死决之剑倾天下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搜客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一) 序章

“剑神”,是一种称号,是一种成就,更是一种荣耀。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争斗,或为报仇了恩怨,或为争财夺宝,但,却更多的是为了登上“剑神”宝座。“剑神”称号,本是一种勉励,本是一种目标,但渐渐地,人们为了夺得这个称号,无所不用其极,不择手段,从此武林再未有安宁,未有平息,未有止战之地。有多少人在这条路上倒下,有多少家庭在这条路上家破人亡,又有多少人为此如疯如魔。直到叶问天横空出世,剑锋所指,无人敢缨其锋,终成一代剑神。此后武林二十年安宁无事。

二十年后,剑神叶问天遁世不出,江湖又开始动乱起来·····

陆舒羽,资质绝世,无父无母,天生天养,穿梭于丛林之中,以天地自然为师,习走兽之资。七岁之时为一代剑神叶问天所收养,拜叶问天为师,十二岁剑术初成,十六岁观剑术,知剑意 ,十九岁剑术大成,师傅亦云,为剑道奇才,他再无可教。正直江湖动乱,陆舒羽协同师兄楚天狂奉师命下山卫道,于武林中崭露头角。此后,于实战中武学剑术更上一层楼,剑锋所指,无人敢缨其锋,老一辈亦如是,叹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撵旧人,陆少侠不愧为剑神高徒,资质更是超群,世所罕见,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此后,十年磨一剑,当世罕见敌手,陆舒羽为武林公认新一代剑神,江湖纷争止。一门双剑神,传为武林一时佳话。至此,陆舒羽淡看江湖路,携若曦归隐剑庐不出。

(二)泣血泪

陆舒羽归隐剑庐后一年,青云观掌门天玑子携武林至尊令请陆舒羽出山,“陆大侠,贫道有个不幸的消息,希望你挺住,令师叶大侠已遭楚天狂遇害辞世,现今楚天狂已练成叶大侠绝学《剑玄录》,无一人可敌。江湖,已再起风云,楚天狂限期要各大门派交出掌门令牌,唯他命是从。”天玑子道,“现今已是命悬一线之时,因此有武林各大门派公推,由我携武林至尊令请陆大侠出山。”( 网:www.sanwen.net )

“什么,不可能,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师傅不会死的,师傅功参造化,怎么会······”骤闻噩耗,陆舒羽一个踉跄,退后几步,喃喃道。陆舒羽呆若木鸡,心脏似是被什么揪着,呼吸也愈加困难了,眼角竟渗出血泪来,陆舒羽闭上眼,神情悲切,面部僵硬,咬牙切齿道:“道长,楚师兄为何要加害师傅,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具体情况贫道亦不可知,只听说是为了令师穷毕生精力所著的天功宝典《剑玄录》,是否还有内幕就不得而知了。”陆舒羽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目露精光,“道长,舒羽在此请求你一件事,烦请道长为我发出武林帖,三个月后,我与楚天狂论剑崖上一决生死。”

剑神陆舒羽与楚天狂论剑崖生死决的消息迅速在武林中传开,武林中人尽皆知。三个月匆匆而过,决战前夕·····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灯火摇曳,陆舒羽在房间里踱步,徘徊,明天就是他与楚天狂的决战之期,今,注定无眠。“楚天狂,明天···明天过后,也许,我们之间的一切都该结束了吧。为了浩然正义,为了武林安宁,为了师傅,此战,无可避免,我必将全力以赴,不会退缩。”满怀着心事,陆舒羽走到窗前,抬头望着悬挂空中的那一轮皎月,低声呢喃着。“若曦,对不住,此战我不能退,也无从可退,我不能因儿女私情而不顾江湖武林。此战,若我不能回来,只希望你能好活,好好地活下去,若有来世,我不会再涉足江湖,是非恩怨于我不再,我只属于你一个人,不负卿,与卿知,长相守,淡然一生。”一想到那可人儿,陆舒羽的心在隐隐作痛,心扉,若明天他真的回不来了,若曦这个外柔内刚的会怎么一个欲绝,心若死灰,说不定会决然随他而去···陆舒羽不敢再想下去,他怕他再想下去,会使他再没有勇气赴战,会置武林正义而不顾,与若曦一起悄然隐退相守。情义两难全,这,是一个选择,一个艰难的选择。

拎着一壶酒,陆舒羽走出门外,独自走在庭院中,走至石桌处,放下酒,坐下,感受着夜的寂静,只有虫鸣三两声,他那一颗波澜起伏的心似乎也慢慢平静下来了,只是,真的平静下来了吗,或许只有他知道。“哈哈哈,我陆舒羽幼以天地自然为师,习走兽之姿,七岁入师门,十二岁剑术初成,十七岁悟剑意 ,二十一岁剑术大成,师傅亦云,为剑道奇才,他再无可教。艺成下山,江湖豪名成,红颜倾心生死相随,夫复何求,此生无憾矣。‘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可是,一切的一切师傅再也看不到了,听不到了,哈哈哈·····江湖浮名于我有何用。”笑声中,却隐隐有一股悲凉之意,不舍之情。话罢,拔开酒壶盖,仰头倾灌而下。酒意阑珊,微醉, 思绪不能自已的回到了从前,从前在“解剑峰”与师傅学剑,无忧的时候,想起了师傅的谆谆教导·····

“乖,不怕,可怜,这么小就无父无母,小舒羽,从今以后你就跟着我好不好,从此不会再有人欺负你,我来做你育你成人成才。”“舒羽,起来,这点痛楚就受不了了吗,如此不堪,如何配做为师徒弟,又有何资格学剑,以你这样,学剑,只会侮辱了剑。何为剑,剑者,为百兵之皇,一往无前,百折不挠。学剑者,剑骨铮铮,剑意凌天,剑心通明,轻度的癫痫病好治吗?如剑,百折不挠,一往无回。你根骨奇佳,资质上乘,乃剑道奇才,乃是武林之幸,武林正义需要靠你们去维护,伸张。哎,你好好想想吧,想清楚了再来见我。”“舒羽,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学武者,首重什么?”陆舒羽稽首答道:“回师傅,首重德修。”“嗯嗯,你能领悟到,为师甚是欣慰,不错,学武者,首重德修,学武而不修德行,只会成痴成狂,如疯如魔,到头来只会祸乱众生,不能为武林谋福祉。”叶问天点头,面含微笑抚须道,欣慰之色溢于言表。

陆舒羽又灌下一大口酒,烈酒入喉,喉咙火辣火辣的,心,却是一片悲凉。想起,想到师傅,想起师傅的无私教诲,养育之恩,授业之情,如父般对他的疼,陆舒羽泪不禁流了下来,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师傅的音容相貌依稀在眼前,可是,他知道,那个如父般对他疼爱有加的师傅再也回不来了,再也见不到了,天人永分,想至此处,陆舒羽心中更是如刀割般难受,心,在滴血。 “为什么,为什么,难道一本《剑玄录》还比不上二十年师徒情吗,楚天狂,为什么,你竟狠毒至此,为了一本秘笈竟连师父也予以加害,难道你的良心真的被狗吃了吗。”陆舒羽仰头大吼道,“师父,你放心,舒羽会为你报仇,为你清理门户,害你者,我必十倍还之,无论是谁。”念及此处,陆舒羽便恨欲狂,面目变得有些面目狰狞,吓人,再无平日那飘逸出尘,再无平日风轻云淡,再无平日的成熟稳重,他要发泄,趁着无人,若曦不在,借着酒意,发泄长久以来压抑在心中的痛楚,自从得知师父被害,他便一直在压抑,克制自己,只为不让若曦担心。

蓦然,陆舒羽一转身,纵身一跃,飘至一棵树上,折下一棵树枝,随即飘然而下,不带一点风尘起。内劲稍微一发,一收,吞吐间,枝上的叶子顿时被震得纷纷脱落。借酒消愁愁更愁,愁情难诉,唯有倾泄。陆舒羽狂灌下一口烈酒,醉眼朦胧剑间,以树枝为剑,在那挥舞着,演练着往日在“解剑崖”叶问天教授给他的剑法,庭院之中,顿时狂风飒飒,树叶鲜花漫天,在陆舒羽的挥洒间相伴起舞,剑气凌空,剑影如风,纵横无忌。一招一口酒,无酒无招,尽情挥洒,“剑决式于身,剑法皆为根。飘逸步轻盈,鲜血泣刃沉。”渐渐地,随着醉意上涌,陆舒羽的剑招慢慢凌乱,慢慢毫无章法,但却又显得那么和谐,那么自然,那么飘逸不群,剑随心走,无招胜有招! 在决战前夕,陆舒羽对师傅的一腔苦楚在酒与剑之中发泄了出来,想着师傅对他的种种教诲,因能极于情,故能极于剑, 剑法在这一夜极尽升华,至炉火纯青,剑法胸中藏,剑随心走,无招胜有招的至高境界。

这一夜,陆舒羽,醉了,有生以来第一次醉了······

(三)红颜赋

庭院中缓步走来一人,白衣翩然,肌若凝肤,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风姿绝世。只是眉间却有淡淡的愁容,这一风华绝代之女是在为谁?为谁愁眉?为谁憔悴?泪珠未干,仍然挂满脸颊,虽如此,却更添了一股惹人怜惜之情。她,即是若曦。

陆舒羽却是不知,整个晚上,若曦都默默跟在她身后,默默守护着。若曦没有去安慰陆舒羽,没有去打扰陆舒羽,因为他知道,他的舒羽哥哥需要发泄,他的舒羽哥哥心里太苦了,她什么都做不了,只有默默陪着,伴着,呵护着他。

若曦走到陆舒羽深前,缓缓蹲下,盯着陆舒羽那英俊却满是沧桑的脸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瞧着,痴痴地瞧着。随后, 若曦缓缓掏出手绢,一边轻轻地为陆舒羽擦拭嘴角边的酒迹,整理好衣裳,动作很轻很轻,并小心翼翼地,似是怕弄醒陆舒羽,一边低诉,“舒羽哥哥,我知你苦楚,发泄吧,不要再憋着了,这些日子以来,虽然你一直在克制着自己,可若曦又怎么会看不出呢,你可知,你这样强颜欢笑若曦看着心很痛,很痛,很痛。舒羽哥哥,睡吧,安心的睡个好觉吧,放心,若曦守在你身旁,永世不离。”若曦说着说着,声音呜咽,如泣如诉,“舒羽哥哥,你真傻,你不想我为你担心,可是你不开心若曦会开心吗,你苦若曦随你一起苦,你痛若曦随你一起痛,你开心若曦就开心,你不开心若曦又怎么会有笑颜。”

若曦缓缓把身子躺下,躺在陆舒羽身旁,手轻轻抚摸着陆舒羽的脸庞,感受着陆舒羽的气息,若曦眼角挂着泪珠,朱唇微动,一丝的微笑在嘴角绽放,只要能跟在她的舒羽哥哥身边,相随,她,便足矣。“舒羽哥哥,明天你放心去吧,去完成你未竟的使命吧,我知道,此仇不报,你一世心难安,你不用担心若曦的,若曦不要成为你的负担。‘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舒羽哥哥,你说,明天过后,我们便一起“诗酒剑,走天涯”好不好。或者,远离江湖,若曦陪你一起‘倚楼听风,淡看江湖路。’从此不再有杀戮,不再有纷争,不再有仇怨,只有,你我两人,逍遥于世外。舒羽哥哥······舒羽哥哥······舒羽哥哥······”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低,越加不可闻,直至庭院中只闻虫鸣之声。

(四) 生死决

论剑崖,因百年前武林二老在此论剑争锋而得名。时至今日,论剑崖上还依旧可见当年二老论剑争锋而留下的痕迹,崖上,剑痕斑驳,入石三分,由此而知武林二老之功参造化,剑术更是出神入化,登峰造极。据传,武林二老当时论剑为期一月方止,期间论剑崖上时常可见剑气纵横,如长虹贯日,似要冲破云霄,而论剑崖十里范围内更是无人能进,即昆明哪家医院治疗癫痫使是当世武林名宿,进去也立即口吐鲜血而回。在论剑之后有消息传出,武林二老因论剑而悟道,于崖上以毕生武学为基,合著成册,是为《乾坤图录》。于是,江湖顿然风起云涌,纷纷然去寻找《乾坤图录》,去争夺《乾坤图录》,一,腥风血雨弥漫整个江湖,动乱日久。只是,几经寻找,武林中人皆无所获,亦无人见过此秘笈 ,因此,有关武林二老《乾坤图录》之事是否是真是否是否属实,我可考究。而论剑崖,作为二老论剑争锋地及有关《乾坤图录》之地,则在武林中留下来无尽传说·····

百年之后,论剑崖再一次热闹起来了,因为,今日武林中两位至尊人物在此一决生死,三个月前,陆舒羽请青云掌门天玑子代为发出武林帖,与楚天狂于论剑崖上决生死,了恩怨。此次决斗,亦可称之为正邪之战,事关武林存亡,江湖各帮派首脑,武林成物皆纷纷侧目,皆至崖前观战。

论剑崖顶,一个身影右手拄剑,卓然而立,白衣随风飘动,似是欲乘风而去,面容俊朗,只是却饱含沧桑之情。他,就是陆舒羽。望着陆舒羽,武林中的当世人杰皆自叹不如,“以往还想着欲与陆舒羽争锋,但今日一瞧,我等自叹不如,但我会以之为目标,激流勇进。”“是呀,陆舒羽今日一见,不愧‘剑神’之称号。”“哎,何时我才能有他今日之成就呀,虽死无憾了。”······正当人群中各自感叹之时,一声破空,人们循声望去,一道身影正自飞奔而来,狂霸之气侧漏,楚天狂,来了。

来至崖顶,楚天狂看着陆舒羽,神情轻蔑道:“师弟,何必如此呢,师傅的《剑玄录》我已练至大成,当世何人可匹敌,你现在还来得及,不然,哼,休怪做师兄的不客气了。”陆舒羽缓缓转身,面无表情地盯着楚天狂,“天地君亲师,弑师着,天可诛,地可灭,人人皆可得而杀之。今日,我将代师清理门户,手刃你,以慰师傅在天之灵。我们同门之谊,手足之情,今日就此而绝。”说吧,剑光闪动,剑气奔腾,在陆舒羽与楚天狂之间之间一条三尺深痕。“清理门户?就凭你,还不够。你我师兄弟二人皆得自师傅所传,一起下山卫道,可为什么,人们只尊崇你,那些乳臭未干的小子们也就罢了,偏偏连各门派那些老家伙都称道你,言你乃百年难得一遇之奇才,必能继承师傅当年武林中的‘剑神’称号,或更能青出于蓝而青于蓝。我呢,我也为武林做了多少事,为他们出了多少力,我是师兄,我才是师傅的大弟子,我的武功比你强,为什么‘剑神’不是我,‘剑神’称号本就应该我来继承。”楚天狂越说越激动,面目狰狞地吼道,“那些老家伙却说我心狠手辣,心胸狭隘,与你相比天壤之别,我不服,我不服,我不服啊!”

陆舒羽道:“我从未稀罕什么‘剑神’称号,你要可以随时拿去,我只想好好与心爱的人在一起度日,只想好好保护我想保护之人。以往几次我遇刺,别当我是傻瓜,我只是念及同门之谊,手足之情,不跟你计较。可你千不该万不该杀害师傅,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龙有逆鳞,触之必怒,况人乎。”

“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也隐瞒了,不错,是我刺杀的你,只要你一死,我就是剑神,届时,我号令一出,谁敢不从。但我却没料到你武功之高,比我还高出一筹,算你命大。”楚天狂面无表情道,似乎在诉说一件无关紧要之事,欲杀之人与他亦是非亲非故。“可笑师傅那老家伙,我回到解剑崖找他,言道你已归隐,请他把《剑玄录》传给我,我必能夺得剑神之位,进而领袖群伦 ,一门三剑神,岂不是无上荣耀。怎知那老家伙却把我臭骂一顿,说我心狠手辣,心胸狭隘,心术不正,不会将《剑玄录》传给我,若我将来做出有违江湖道义之事,必将出手清理门户。既然他不仁,那就休怪我不义,我只能送他上西天了。”

听着楚天狂的话,陆舒羽强压着悲愤,“师傅已功参造化,岂是你能杀的了的,是否还有同谋,今天给我说清楚。”“不错,就武功而论,我不是那老家伙的对手,可你别忘了,杀人,不一定要用到武功,哼,我为了那老家伙不辞辛苦跑去苗疆那边弄来天蚕蛊,天蚕蛊,你应该知道吧,哈哈哈,那是苗疆之人闻之亦色变的蛊,中蛊者,至今尚无人可医,任凭你武功再高。我为老家伙千辛万苦冒险弄来天蚕蛊,也算对得起他了。你说,我还需何人帮忙。”

陆舒羽脸色铁青,双目血丝密布,对着楚天狂一字一句道“出手吧,我们今日在此决生死,了恩怨。”

“哼,既然你急着找死,那我就送你下去见那老东西。”说着,楚天狂脚尖一点,向陆舒羽狂奔而去,同时,银光乍现,化作一片剑芒向陆舒羽飞遁而去,楚天狂出剑了。眼看就剑芒即将至,陆舒羽瞬间手握剑柄,拔尖,出剑,划出一道剑幕横档身前,抵住剑芒。刚躲过剑芒,楚天狂的剑已临身,陆舒羽脚步一斜,身子微倾,脚踩“凌虚步”,惊天剑芒擦身而过,掠下一缕头发。闪躲之际,陆舒羽一剑轻出,看似平淡无奇,楚天狂却感觉好似一轮红日突破黑暗而出,光芒乍现,势不可挡,无奈只得抽身反退。

“你这是什么剑法,为什么我从没有见过。”楚天狂立于陆舒羽三丈外心有余悸道。

“这是我观天地自然之变化,融百家之长自创之《剑倾天下》第一式‘霜刃初试惊天现’。”陆舒羽双目直视楚天狂道,“这套剑法创出自今未曾现世,今日,我就以此剑法替师报仇,以报师傅之天恩。”

“好,好,好,不愧是我的师弟,资质果然武汉癫痫病医院,这里治疗更正规绝伦,居然能创出如果绝世剑法,那就看是你的《剑倾天下》厉害,还是我的《剑玄录》更胜一筹,‘飞花逐月’。”顿见楚天狂周身剑气纵横,化作无数剑光向陆舒羽袭去,陆舒羽奔若闪电,矫若蛟龙不退反进,‘剑倾天下之剑起风云动’破空向楚天狂追去,两大剑招在在空中相碰,光芒惊天地,似要照亮整个天地。

陆舒羽与楚天狂二人各施所长,各展绝招,“天外流星”、“剑舞乾坤变”······二人在不知不觉中已过上千余招,斗的是难解难分。其二人周身剑气纵横,罡风激荡,观战之人只能于十丈外远远观望,不敢越前一步。

论剑崖上,楚天狂衣裳凌乱,鲜血染红了胸前的衣襟,陆舒羽亦是脸色苍白嘴角溢出一丝丝血迹。“不可能的,不可能,老家伙当世无敌,他的《剑玄录》不可能敌不过你的《剑倾天下》的,不可能的······”楚天狂嘴角挂着血迹,在那低语着。突然,楚天狂抬起头,状若疯狂地对着陆舒羽道:“陆舒羽,我不会败的,不会,永远不会,我才是剑神,我才是,《剑玄录》还有最后一招未曾施展,我们今天就以一招定胜负,决生死。来吧!”

“如你所愿。我就已《剑倾天下》终极式与你一决生死,一剑出,天下倾,‘剑倾天下’。”“剑倾天下”一出,陆舒羽上空不知何时已形成了一把十丈大小的巨大光剑,剑身剑气纵横,环绕其上,人们只觉得四周空气压迫,连呼吸都觉得困难起来,那是剑意的压迫,是势的压迫。“铮铮铮”论剑崖上的剑在陆舒羽这巨大光剑下,不自觉露出颤鸣之音,好似要臣服于光剑之下一般。

“‘剑起苍澜’,去。”楚天狂剑上演化出一片剑海,波澜壮阔,汹涌不绝,向巨剑汹涌而去,欲把巨剑吞噬掉。陆舒羽眼见由剑芒组成的剑海汹涌而来, “任你剑海无垠,汹涌澎湃,我剑骨铮铮,剑意凌天,剑心通明,一剑破万法。陆舒羽手中之剑挥舞,顿见那巨剑向剑海破空斩下。一石激起千层浪,“剑倾天下”与“剑起苍澜”的碰撞,恍若火星撞地球,只见剑气四射,飞沙走石,观战有闪避不及者,皆为剑气所伤,人们纷纷色变,想不到二人武功之高,剑术之强到了这个地步,刚才那一幕,依旧心有余悸。

待到剑气沙石等一切平息之后,楚天狂以剑拄地跪倒在地上,头发凌乱,左手捂着胸口,嘴里不断溢出鲜血,已是再战无力,不堪一击。陆舒羽同样是单手撑地,半跪地上,“噗”,陆舒羽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脸色愈加的苍白了,鲜血染红了陆舒羽的白衣,如浴血修罗般。

“哈哈哈,陆舒羽,你赢了,噗噗噗······但你别得意太早。”楚天狂一边口吐鲜血,一边狂笑到。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输吗,不是输在了武功上,而是输在了这里。”陆舒羽挣扎着慢慢爬起来,以手指着心脏部位,“剑者,乃君子之剑,非杀戮之刃;乃守护之剑,非称霸之器。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你修剑不修德,如何能悟剑意,修剑心。师傅曾教诲说,剑骨铮铮,剑意凌天,剑心通明,方能达到人剑合一,无招胜有招之至高境界。似你这般,即便给你传说中的《乾坤图录》又如何,仁者,才能无敌。”

陆舒羽慢慢走到楚天狂面前,剑指楚天狂,“楚天狂,如今你引颈受戮吧。”说着,缓缓提剑向楚天狂刺去。

“陆舒羽,来吧,成王败寇,我无话可说,只是能容我最后说几句话吗?”楚天狂哭泣道,“师弟,今天听你一番话,我如醍醐灌顶,大彻大悟了,我之所作所为,百死不足惜,只是,我愧对师傅呀,我禽兽不如,为了一个剑神虚名竟丧心病狂的对师傅狠下毒手。”说着,楚天狂跪拜在地,“师傅,弟子不,今日死有余辜,放心,师傅,不孝徒马上就去伺候您,以赎前罪。”说罢,跪倒在陆舒羽面前,低下头,不再言语。

陆舒羽看着楚天狂今日这般狼狈模样,不禁一阵恍惚,这还是当年那个天之骄子吗,还是那个傲气临天的师兄吗。还是解剑峰上,那个对他疼爱有加的师兄吗。陆舒羽不禁想起了昔日师徒三人在解剑峰上无忧无虑,相亲相爱的日子,只是,今后这日子还会存在吗,还回得去吗?回不去了······

(五) 殇之歌

“舒羽哥哥,小心······”正直陆舒羽恍惚之际,一声尖叫声传来,还未回过神,骤觉一只手掌打在胸口,胸口一闷,一股热流往上涌,“噗”。旋即,陆舒羽运转全身内力于掌中,往下一拍,只见楚天狂七窍流血倒在地上,已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刚一放松身子,摇摇欲倒之际,陆舒羽直觉后背一重,下意识地转身一抱,一个身体顺势倒在他怀中。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绝脸庞,只是那绝美中却显得那么的苍白,白衣胜雪,可衣裳上的一大块血迹却是那么的刺眼,了陆舒羽的眼,更刺穿了他的心。“啊啊啊,不!!!”陆舒羽像疯子似的吼道。

“舒羽哥哥,别哭,若曦不要你哭,我的舒羽哥哥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的。“

“若曦,若曦,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为什么要为我挡下这枚毒镖,我宁愿身重毒镖的是我呀。”陆舒羽泪眼婆娑道。

若曦道:“舒羽哥哥,咳咳咳,若曦很高兴,能为你分担,看到舒羽哥哥每天都在我面前强颜欢笑,背后里却苦楚不堪,若曦真的很难过,很难受,咳咳咳,若曦哥哥,若曦不在了,你要好好的,好好地活宝宝抽搐怎么回事下去······”

“舒羽哥哥,你还记得当年我们初见吗,呵呵呵,舒羽哥哥,那时的你真的很傻很,不过却傻的很可爱,每天都能让我欢声笑语不断,若曦好那些年我们一起的日子。”

“若曦,好了,我陪你一起坐看朝升暮落,不问江湖事好不好,我们约定过的,‘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难道你要失信吗。”陆舒羽在若曦耳边低语道,声音很轻很柔,生怕大声吓坏了怀中的人儿似的。

陆舒羽的手把若曦抱的更紧了,似要把若曦融进他的身体里,仰天,强忍着不让泪水滚出来,可是,泪水却如决堤之河,不争气地流出,落下,打湿了衣衫,恍若未知。“若曦,你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谁也不能从我手中把你抢走,即使死神也不行,神来我灭神,仙来我诛仙。”陆舒羽仰天大啸。

若曦的脸色愈加的苍白了,如白纸,毫无血色,“舒羽哥哥,你不要这样,你这样若曦很担心的,舒羽哥哥,若曦要你好好的活着。”“咳咳咳,噗~~~”若曦脸上涌现出一股病态的潮红,“舒羽哥哥,你轮回吗,我相信。过奈何桥时若曦一定不要喝孟婆汤,若曦要永远记住舒羽哥哥,记住舒羽哥哥的英俊潇洒,记住舒羽哥哥的柔情,记住舒羽哥哥的一言一行,乃至一切,若曦都要记住。舒···羽···哥···哥,若···有···来···世···,许我···一世··安好,可···好,我···要···牢···牢的··抓···紧···你,与···你···一···起···坐··看··朝···升···暮···落······”

“不······若曦,我不会让你死的,不会,若曦,振作点,没有你,我如何活下去。”说着,陆舒羽把若曦的身子扶起,背向自己,双手抵住若曦背后,运转全身功力,不要命的输进若曦身体里,全然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势。

“阿弥陀佛,陆施主,你重伤在身,不宜再妄动内力了,这样会让你伤上加伤的。”云隐禅院主持无尘大师上前说道。

青云观掌门天玑子亦上前道:“陆大侠,你再这样下去,人还没救活,你自己就先倒下了”

陆舒羽依旧不闻不顾,内力依旧拼命输入若曦身上。原本就即将油尽灯枯,力竭不支了,再加上这般不要命输出内力,人们只见陆舒羽身影摇摇欲坠,可却凭着一股劲一股毅力强自支撑着。

“啊,你们···你们看,陆大侠的头发···”一人尖叫道,人们纷纷侧目望去,只见陆舒羽的一头青丝正缓缓变白,变白,直至,全白,一朝青丝换白发。此时的陆舒羽看上去瞬间苍老了几十岁。陆舒羽却是恍若未见,依旧在拼命的把内力度过给若曦,只要若曦能醒来,他,宗九死而不悔。此情此景,人们无不感慨万千,都未其真情所。“哎,陆施主是心力交瘁,加之用功过度,才会如此呀,陆施主可算是至情至性。阿弥陀佛。”无尘大师说道。

“噗”陆舒羽突然喷出一口血,他的身体已是不堪重负了,随时可能倒下,可是,他的嘴角却泛起一丝微不可查的笑容,轻轻抚摸着若曦的绝世容颜,道:“若曦,皇天不负有心人,你,终于又回到我身边了,你现在只是睡着了,是吗,你就安心的睡吧,放心,有舒羽哥哥在,舒羽哥哥会一直守着你的,直到你醒来。陆舒羽以其三十年功力倾注进若曦体内,终于把毒镖上的毒逼出来了,只是毒已攻心,陆舒羽只能以毕生内力互护住若曦心脉,保住一口气息,只是,醒来却是不知何时了。

“若曦,等你好了,我就带你访名川,揽胜地,, 淡看江湖路,坐看朝升暮落,好不好?若曦,难道你忍心丢下我一个人吗?若曦,放心,即使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会找到医治你的方法,使你早日好起来。”

“来,若曦,舒羽哥哥带你离开,带你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去一个只属于我们两人的地方。”陆舒羽抱着若曦离开了,离开了论剑峰,离开了这个江湖,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看到他,在人们里,就只剩那一天在论剑峰上抱着若曦缓缓离去的背影,白衣白发,在的映照下,显得是那么的落寞······

(六)终章

时隔不久,苗疆五毒教欲一举进攻中原,江湖人心惶惶。随之一个消息紧随传来,据可靠消息称,楚天狂早已暗中投靠五毒教,并为五毒教暗中铲除称霸中原的障碍,而五毒教,当今之世,唯惧二人,叶问天,陆舒羽。而论剑崖那一支毒镖亦是五毒教中人暗中所发,论剑崖之战是一个局,一举灭杀陆舒羽之局。五毒教,待到他们一统中原后,楚天狂即是新一代剑神。只是,世事难料,论剑崖之战的最终结局会是如此。

正直江湖武林厉兵秣马,各大门派组成“扫毒联盟”以抵抗五毒教的入侵之时,苗疆的一个消息传来,撼动了整个武林。苗疆本地之人在一个月明星稀之夜,,见到一柄巨大光剑于五毒教总坛上方形成,此光剑,恐有十丈大小。随后,此光剑剑气凌天,破空斩下,五毒教总坛付之一炬。那一夜,五毒教总坛刀光剑影霍霍,惨叫声不绝;那一夜,是不眠之夜;那一夜,是流血之夜。只是,人们却不知何人所为,查无所据,此人可谓来无影去无踪。这个爆炸性消息的传来,高兴激动之余,武林中人再一次不自觉地想起了那一次论剑崖之战,以及,那一道在心底深处不可磨灭的白衣白发,孤单落寞的背影······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