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下岗风云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搜客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1)彷徨

人,大体可分两类:乐观者和悲观者。有人曾形象比喻:乐观者发明了直升机,悲观者发明了降落伞!所以,二者无优劣之分。林鸿雁应该是后者。大学时曾说担心将来的“饭碗”而引来同学的不屑——须知那时的大学生可真是“天之骄子”,没有学杂费、人人有助学金、毕业包分配的“三包”呀!然世事难料,毕业十五后的1999年,林鸿雁一语成谶!林鸿雁再一次面临的十字路口。

企业的艰难有三四年了吧,两个月发一次工资已经很不错的了。渐渐地越来越后拖了 。虽然忐忑不安,大家还是抱着一丝幻想,毕竟是几千人的国营大企业呀,能倒闭?国家能不管?税没少交呀……林鸿雁像往常一样边骑车上班,边思索着。合肥环城路两边有树有水,早晨的空气特好。迎着太阳,早晨六七点钟的太阳,大大的、红红的、圆圆的太阳。每每此时看着这样的太阳,林鸿雁心里总是暖洋洋的升腾起一股向上的思想——兴奋的、的、希望的……

穿梭于医院的各科室,林鸿雁林医生,不!应该是医药代表林鸿雁林先生的心里五味杂陈:羡慕、嫉妒、愤愤不平。已经人到中年,如果单位不破产,卫生所还在,至少也是副主任医师了!看着医生有的比自己年龄还小,那高高在上的态度、气指颐使的样子实在让人受不了。看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林鸿雁感到了无奈、彷徨……一块钱的药,药厂拿两毛,自己得一毛,开处方的医生三毛,药房给两毛,与之有关的人再两毛。环节之多、之复杂、之猥琐,林鸿雁实在觉得自己不是干这个的料。特别是昨天,请了一帮医生——林鸿雁心里骂着:一帮龟孙——吃饭,酒足饭饱、“红包”拿后,居然还要“小姐”!把个林鸿雁气得鼻青脸肿的!当场翻了脸:“老子不玩了!”林鸿雁心里也实在看不起这帮“水医生”:昨天开宴前,这帮医生还大谈“业务心经”:对诊断不明的病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吊上水再说。什么玩意儿!林鸿雁心里愤愤着……

再清高,要吃饭!林鸿雁又应聘一家保健品公司做部长兼经理。也就是编编保健品宣传小报、人员培训、产品市场的切入点分析、定位等。话说这林鸿雁学医的,怎么又搞上了营销策划?一来是与药品有关的保健品。再,任何知识都是触类旁通的,所谓营销,就是管理、策划销售。对只要不是读死书的、死读书的人来说,也非难事。三,最最主要的是,林鸿雁身上有着知识分子的通病: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他也想开诊手术后癫痫可以治愈吗所干本行呀,怕!前怕狼后怕虎,所以还是飘着,尽管非本行的工作对林鸿雁来说都如水中浮萍无定根——还是随泼逐流了······

老天对林鸿雁还是眷顾的,尽管是“老道式”的、否极泰来式的黑色幽默式的眷顾:林鸿雁的家——原单位分的两间30平方米的平房——因为修路被拆了一半,居然沿街成了门面!林鸿雁毅然决然地开了诊所了,他已经没有退路了——H市传染病医院管波肝病治疗中心关门大吉,林鸿雁又失业了!一个15平方米的“黑诊所”诞生了!说来好笑:一个国家培养的医科大大学生、一个在国家的医疗机构里工作了十几年的医师注册证,随着单位的破产一起云飞烟灭了。找卫生局,说:特例特办!这不,林鸿雁许多同学的医师注册证就这样特例特办的没啦!林鸿雁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地干了。市长热线一个接着一个,干嘛?不愿开“黑诊所”,领证呀!( 网:www.sanwen.net )

最好笑的一次通话是:

“你不能改行吗?非要当医生?”官家问。

“我能做卫生局局长的,好吗?”嘿嘿,好一个理直气壮的“黑诊所“!……

十多年了,那拆了一半的平房——有人戏称是“庙”的——还在那儿。林鸿雁领了行医证后,离开了“根据地”的“庙”,换门面了。只是伴着心酸、眼泪、无奈的那两年,见识了、蹉跎了、彷徨了。

(2)江湖

“经理了不起了?大小经理我见的多了,我看我的方法好得很!你凭啥说不行?少来这一套!”李鲁江指着林鸿雁的鼻子,眼瞪着牛蛋似的说道。旁边的人有和的、有应的、有冷笑的、有的甚至是捋袖子磨拳不停地拍着桌子——尽管声音不大,就等着林鸿雁经理的反应。只要有啥不对脾气的,立马群起而攻之,非要给新来的经理下马威不可!林鸿雁心里一阵惊悸:这不是杨子荣进了威虎山?周围都是“金刚”了吗?!的确是个难以搞定的单位!看来凶多善少呀。

1997年,一家保健品公司的上海分公司。前任经理因贪污被解职,林鸿雁上任。因工作方法与前任不同,三言两语不和,出现了开头的一幕。真是万事开头难呀!公司一百多号人,来自全国各地,帮派林立、七个人八条心。这倒也罢了,对我他们现在可是一条心湖北哪里癫痫治得好的一致:给你难堪,让你难以施展!林鸿雁心里实在是打怵的:“怎么办?管吧,不听;不管吧,上面交代不过去!更何况是销售公司,管理不好,任凭自己三头六臂业绩也上不去!看来万事先‘人和’,先维稳要紧。否则,我是人单势孤,以一敌众呀。”

想到这,林鸿雁看着大家笑了笑:“今天的会就到这儿,大家的意见都很好。会后我会认真汇······”这林鸿雁开始打着官腔,尽说着些不咸不淡的话。甚至插科打诨说起了笑话。会上气氛和缓多了······

许多天过去了,一切都和过去一样。大家相安无事。只是公司松松垮垮提不起气来。林鸿雁也在观察着、思索着······

“李鲁江和老王要打架啦······”

上海人老王和李鲁江似乎要动手,只是双方都原地下盘不动,胳膊飞机翅膀似的尽量后掠,胸脯与胸脯反复对撞着,头尽量昂着以免撞着,嘴倒是不停地说:“怎搞?怎搞?你打呀······”边说边撞着,试探着各自的力量,似乎把对方挤出去就赢了一般。

看客心态各异。公司似乎一盘散沙······

话说这李鲁江在销售上是把好手,报表总结做的也漂亮,敢于出头,似乎是这些人的主心骨。林鸿雁心想:“只要把他搞定,工作一定要顺利得多······”

一个月后的一天,早会。“······好了,这个月的工作总结大致这样。下个月的也都发给大家了。大家都很辛苦,干的都很好。这里我要着重表扬李鲁江先生。他这个月销售业绩最好,报表做的漂亮,因此我决定这个月他的奖金系数是2,希望大家以李鲁江为榜样,把销售搞上去······”

你可别小看这个2,那是其他人奖金的2倍!

日子在一天天过去,李鲁江似乎没有了往日的“派”了:不再是一呼百应了。不同省份的人也都向林鸿雁靠拢了,各自向林鸿雁诉说着心里的体己话。林鸿雁的话似乎“灵”多了,意见也能较为顺利地执行了·····

咋回事?医生出身的林鸿雁经理心里琢磨着。忽然,韩愈的“原毁”涌上心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奥,原来······”

后来,这招屡试不爽。林鸿雁心里赞叹:“古之人不余欺也”!

林鸿雁打心眼里佩服这些话:从战争中学习战争;党内无党,千奇百癫痫患者突然受到了惊吓,会导致癫痫病发作吗?怪·······

林鸿雁经理快活了,天天在办公室喝着茶看着医书等。为啥?轻松呀,动动脑子即可,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嘛······

年后,江西人李鲁江神秘地对林鸿雁经理耳语:“你知道吗?年前你差点没能上火车回家。”

“嗯?为啥?”林鸿雁问。

“被你开除的安徽人宋晓军纠集了一帮老乡要报复你!见我们人多且都送你上火车,所以没敢动手!”

“奥——”

“宋晓军,坏了的榴莲,又刺又无用,当然给他一枪——开除。至于敢向我呲牙而又能干之人嘛,‘鲜花与掌声’也许就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林鸿雁心里乐着,嘴里不禁脱口道:“阴阳者,天地之道也······”

(3)健康频道

1999年,H市,省人民广播电台,下午五点整,健康频道。在悠扬、、典雅的背景音乐中,林鸿雁尽量腹式呼吸低沉嗓音以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富有磁性:“这里是H市传染病医院管波肝病治疗中心。我是林鸿雁主任,现在为大家讲述有关肝炎的知识、预防与治疗······”

林鸿雁经理怎么摇身一变为林鸿雁主任医师了?原来,在上海某保健品分公司当经理的他看到了一则招聘启事:H市传染病医院管波肝病治疗中心需医师数名。林鸿雁动了心思:一来是自己的本专业;二来是在自己家所在市的医院。奔波在外,对于一个三十而立、快四十不惑之人也的确不是长久之计;三嘛,这林鸿雁天生就喜陶渊明式的,对于“江湖”实在是不屑的。于是······

原来这“H市传染病医院管波肝病治疗中心”是个三方合作单位:甲方是一个以卖磁疗产品起家的老板;乙方是H市传染病医院,给三四间房做业务,挂个名;至于丙方管波嘛,一个八十多岁的北京的耄耋老人——国内著名中医肝病医师,怎么挂上“钩”的,就不知道了。只是在开业大典时看到他坐在轮椅上主席台的。反正是不具体干了,也干不动了。卖磁疗产品的老板与传染病医院的院长怎么谈的,不知道。只是看到那天他夹着一个鼓鼓的包进了院长的办公室且支走了我们一行人。说实话,这一两年的经理职业生涯,林鸿雁也不是白干的。不在场,也大概知道个所以然,“江湖”嘛······

传染病医院管波肝病治疗中心四个医生,老中青三结合:俩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大家称之为临汾羊羔疯如何才能治疗“主任”,北方人,普通话一个字:绝!林鸿雁1993年就是主治医师,中级职称;还有一个姑娘,医学院才毕业不久,医师——初级职称。

H市传染病医院、管波老专家,这可都是金字招牌!于是,发传单广告的、在出租车上贴广告的、在大街上拉横幅广告的,都忙得不亦乐乎起来。中心的老中青三代医师也是在省广播电台健康频道轮番上阵——都是主任了······

“你好,林主任!我肝炎多年了,中西医都看过,至今没好,请问你们有什么好办法?”

“哦,我们是H市传染病医院管波肝病治疗中心,传染病医院是H市国家医院,管波是中国著名的肝病专家,我们中西医结合治愈了很多病人,有效率、治愈率在88%左右······”林鸿雁随口说着。心里想:没办法,电台上是不能乱说的,毕竟拿着人家的工资呀!嘿嘿,治不好的都在那12%的范围内——你倒霉!

“林鸿雁主任吗?你好”——导播切换来了一个嘹亮高亢的声音,那是一听就是激动的溢于言表的声音:“林主任。我太你们了。我肝炎“大三阳”,吃了你们的药,现在变为“小三阳”了,吃饭也香了,也有劲了······”哈哈,林鸿雁一听就知道这是“托”,兵不厌诈,宣传呗。每天半个小时的广播就这样“互动”地结束了······

卫生局年审中心医生的资格证。林鸿雁,主治医师;姑娘是医师,那俩北方老头,也是医师——初级职称——原来没学历!因为普通话好,又是一个“老”,已经跟着老板走南闯北在电台做广播多年了——靠“嘴”吃饭!

从开业的“人山人海”的肝炎病人,到后来的前列腺炎撒尿般的“滴滴答答”似的偶尔一天来几个肝炎病人,不过一年左右。有个病人吃了陈老头“陈主任”的方子差点没死掉······

林鸿雁到底还是混在“江湖”的“健康频道”上了·····

不久,H市传染病医院管波肝病治疗中心关门大吉。

一天,电视上看到:中国著名的肝病专家管波病逝于北京,终年92岁。

一天,电视上看到:卖磁疗产品的老板摇身一变成了“教授”,他家的楼顶成了北京“著名”一景:“花果山”。

林鸿雁经过这两三年的“江湖生涯”,从此倒是“百毒不侵”了。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