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短文学 >正文

在被美女围绕的日子里(四十八、四十九、五十)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搜客文学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四十八

我是一个怀旧的人,为了能以后的时候,总是提前为一些值得回忆的事情安排个好的情节.比如初吻吧.我就一直比较着在什么样的浪漫气氛里,和最心的女消费掉最好.黄叶纷飞的林间小路上?的路灯下?在南湖划船双双落水后?生日宴会的烛光里?......为了能等到最美丽的时候,我一直坚忍着.和白静最情不自禁时,也只限于在她脸的两侧快速活动一下,如蜻蜓下卵.当然,能那个坚持到现在的最主要原因是,就这种蜻蜓点水般的亲密活动,白静也从来不给我机会接触她两颊中间的下方位置.

由于我的怪异,白静的羞涩,所以,我一直我的初吻会浪漫地让人头晕.没想到,我下了这么大的工夫却被梁枫这么轻而易举给破坏掉了.应了的那句话,找到枕头,天都亮了.

等我意识到自己最少应该把她推开的时候,梁枫已经完成了接吻的一系列动作,干脆利落.

我推开她,傻愣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得意地看着我说,你是第一次?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竟然一时想不出她问这句话的意思,于是,故作老练地说,切~怎么可能!?很多次了.( 网:www.sanwen.net )

梁枫嘴角向上挑了一下,明显知道我这底气不足的话是谎言.她说,你要记得你是一个负责的人,需要对我负责的人.

这是什么世道啊?梁上君子从人家房顶掉了下来,还要求房主赔偿医疗费用.我用她刚才的表情,嘴角向上挑了一下,说,不可能的.

梁枫凑近我,盯着我眼睛看了一会儿,坚信地说,你和我是一样的人.白静不适合你的,我给你去和她解释清楚吧.然后,又摧毁性地补充了一句,男人是最虚伪的动物.这句话伴随着她的神情,竟然把我需要反驳的话,全部都噎了回去.

她站直了身子,捏了一下我的鼻子,说,负责的人,去继续选你的美吧.下自习我来找你.

梁枫走了.剩我一个人傻傻地站在那里,我觉得刚才的一切好像是一个玩笑.发生过吗?

我回到屋里,这帮子嘻嘻哈哈闹得正凶.看我进来,便说,唐社长,我们刚才在门口已经找到南宁癫痫医院白马王子的感觉了.现在开始吧.

听完她们的话,我头都大了.赶忙问有没有学工商管理专业的.

一定要赶快骗出可能走漏风声的消息源,设法堵之.父亲追上后得出过颇有成就感的结论,说,漂亮的女孩子大多是笨的.但是,今天这一帮却精灵古怪,没等我问完,她们便七嘴八舌接上了话,说,唐社长,放心吧,我们会为你保密的........是啊,刚才我们什么都没看见......唐社长刚才出去了吗?......然后,我淹没在她们充满幸灾乐祸,而且又异常的笑声中.典型地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之上.

我无心选什么演员,而且,选谁啊?万一得罪了哪位,我就完了.

我对丑丹说,你把大家的名字和联系方式统计一下.今天来的人,全选上了.

她们一片哗然,说,这么容易啊?社长不会另有企图吧?

我说,大家严肃点,今天感觉你们都特有天赋,我难以选择,正好有这么多可利用资源,我准备把剧本改一改,咱们来一个大型的歌舞小品.

那天,我顺带着在广告时间,把剧社壮大了.那天去的女孩子一个都没有跑,全都成了社员.包括两个坐在那里等应选同学一起上自习的.

等后来莫非问我选的谁时,我说,谁都选上了.他以为听错了,看我一眼说,你说什么?我说看她们表演素质都挺好地,我把剧本改了,改成大型歌舞小品了.莫非翻着鼓鼓的眼睛看了看我,对我的私自作主十分不满.不过,当他看完我们的排练后,砸砸嘴,把脸上的肥肉挤在一起,用满脸的褶子勾画出一副很高兴的表情.

他一向喜欢大场面,向我借盗版碟的时候,就常常说,不是大场面的不看.

这下,大家都满意了吧.

四十九

寝室里新添了一台电视,从楼上大四寝室里五毛钱一斤买的,卖给我们的寝室推销性质极强地说,它历史悠久,是中国第一批进口的电视机,荷兰货,还是木头外壳的.于是,我们带着考古和收藏的双重价值观念很识货地抱了回来.刚买回来的时候,我们当收音机用,因为只能收到一个台,还没有画面.后来觉得当收音机太浪费空间,我和二胡拆开修理了修理后,终于能看到图象了,不过,需要有人不时地在电视上或者放电视的桌子上捶哪个医院治癫痫两拳配合配合才能正常播放,后来为了节省空间,我们用绳子把电视吊在暖气管道上,看的时候,没法捶,就需要在天线上挂只袜子.再后来,电视天线就成了二胡晾袜子的地方了.

这一个台属于地方的台,广告多,节目少.我想再修理出一个台,二胡说,能看新闻和面对面已经不错了.二胡喜欢看爱情面对面,一个无聊的节目,让几个没有恋人的人,或者故意做秀的人,现场寻找自己中意的,变相的集体征婚.二胡看过几次有师大的漂亮女孩儿也去参加这节目后,他就开始感兴趣了,期期不拉.我和大鸡只看新闻.幸好和二胡的节目不冲突.

九八年,国家多灾多难.那个天的新闻全是灾难.全国各地洪水肆虐,浊浪滔天,三军奋战,财物募捐.我的也属于严重受灾范围.

初吻丢失后,我怕和白静上自习时遇到梁枫后麻烦.便以国难当头,无心读书为由,跟白静请了假,整天猫在寝室.

寝室里,每天都是大鸡,二胡和我,时不时有绿豆牙过来,她和大鸡有点持久战的劲头.这么久了,情投意合却迟迟不见升温,二胡都替他们着急.问大鸡到底怎么回事.大鸡说老四和三斤都各自去陪自己的女,他如果也过早恋爱后,去陪绿豆牙.让二胡一个人在寝室呆着,该有多啊.

二胡听完,感动地鼻涕都出来了.

于是,我们大家就一起指责三斤,说他重色轻友,是寝室分裂主义的罪魁祸首.

三斤自从追上耗子后,几乎见不到他的人影.俩人恩爱地形影不离.晚上下自习三斤把耗子送到女寝楼门口,看着耗子进去,他回来后还要跑到传达室再给耗子打电话问耗子到寝室了没有,于是耗子在从六楼跑下来接电话说到寝室了.就这样的粘着,还写情书交流.我们常常说三斤培养爱情之花下的工夫顶上袁隆平培育杂交水稻了.

三斤写的情书,我们都看过,带有论文色彩,颇有研究价值.说什么,耗子分三种,他独爱杨熠这类型.而且还分析了耗子的特性,说耗子在英文里有rat,vole,mouse三种.第一种是强盗类型的,整日出没于下水道,头顶白菜叶,被黑猫警长四处追逐的;第二种是附庸风雅的,整天隐居山野,调素琴阅金经,没事开party,特小资的;第三种是小巧玲珑,精灵可爱米老鼠家族的.当然,他女朋友就是属于mouse了.

天津哪个医院癫痫好

看完三斤的情书,我们感叹说,要想尽快过四级,不找个女朋友还真不行.

那天,二胡看完爱情面对面后,不住地向大鸡我俩感叹命苦.说什么怎么这期节目里那么多美女还没有男朋友.我怎么连有男朋友的美女都见不着啊.

我躺在床上说,那是你没找到地方.然后,告诉他俩前几天选事,而且说把她们全部都招进我领导的剧社了.

我漫不经心的话把他俩刺激地象被捅了窝的马蜂.说我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我们系百年的清誉就这样毁在我手里了,亏对列祖列宗啊.

懒得理他们,我知道他们最大的理想就是做那颗老鼠屎.因为他们一边谴责我,一边对我威逼利诱,让我同意他俩也加入我们剧社.

等三斤回来的时候,他们俩拉拢三斤要通过寝室二号决议,要以三票通过,一票反对的绝对优势让他们都加入剧社.

三斤听完后,对我说,你小子长能耐了啊?艳福不浅啊?你做这种事对得起白静嘛?

自从白静逼着耗子把那封情书按标准答案填写后,三斤就一直和白静站在一个立场.完全忘却了,如果没有我,白静是不会帮他的.饮水不思源的家伙.

我说,我也是百花丛中只取一朵啊.三斤听完后,看了看二胡又看了看我,说,你个披着羊皮的狼,留着时间给白静解释去吧.说完就换了拖鞋往卫生间走,走到门口又回头对我说,耗子让你明天找她一趟,她有话问你.

五十

耗子在我面前从来没有三斤认为的mouse形象,倒是挺象他分析的rat.特别是白静做了我女朋友以后,她就一直看我不顺眼,好象,我追上白静不脱三层皮就是对女权主义的践踏.

下课的时候,我在走廊里碰到了她.她睁圆了小眼睛,凶巴巴地看着我.看得我心里一阵慌张,我说,怎么了,耗子?是不是长江的第三次洪峰堵不住了?

你少给我臭贫啊!白静吃你那套,我可不吃.耗子边说边拉住我往楼下走.

出了楼门,耗子就拉着我直奔楼前的小树林.

据说,耗子练过跆拳道,从初中开始,坚持不断.难道......

我说,耗子,耗子,有话好商量,我不就是借三斤五块钱嘛!我今天就还好不怎样判断癫痫是先天性的还是后天的好?

她把我往一棵大树上一推.我装作被撞得很痛说,君子动口不动手,我看你一个大好意思欺负一个小男生.

耗子看着我,说,唐天,我问你.这几天,为什么没有陪白静上自习?

我看了看她说,距离产生美啊!

"你少给我装,拜托你不要那么虚伪好不好?"

耗子长人,虽然身材长得特曲线美,却从来都没学会婉转这个词的意思.

我说,到底怎么了.

耗子问我,梁枫和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看着耗子那坚定的目光,我知道了,没有不透风的墙,但是,这风是怎么从墙里透的呢?

我问耗子说,你怎么知道的.但是,这句话无疑是承认了她的指责.耗子听完,怒火终于来了.

那天她把我骂了狗血喷头.好像她是白静或者我是三斤.说什么再好的东西,得到时候太容易,就不会珍惜,女孩子就不能对男孩子太仁慈,否则就是农夫和蛇.我站在那里羞愧地满地找洞.听着耗子伶牙俐齿的言语,暗自感叹,三斤这条蛇以后可要倒霉了.

耗子骂完我,问我,到底喜欢不喜欢白静.我象抓到了稻草的溺水者,忙不迭地说,爱!真爱!

她听完更怒了.说,爱还这样做.这下更坚定了她农夫和蛇的理论.

我说,耗子,我真的有苦衷啊.求求你了.这事千万别让白静知道.

耗子白了我一眼说,白静都哭两天了.

啊!我彻底慌神了.

我哀求耗子一定帮帮忙.耗子说,这事别人帮不了忙,你惹的祸,你自己解决.

我想再问些事情,耗子的怒气已经消解完了.说,气死我了,没工夫跟你磨牙.说完扭头就走.

"耗子",我大声地喊,"我俩可是有恩于你的,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耗子回头瞪了我一眼说,把你追白静的时候没有付出的努力,这次加倍补回来吧.三天内,如果你没有让白静回心转意,我就把我老乡介绍给她.

看着耗子远去的背影,我第一次有了失落的感觉.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